【裸体搏击】【作者:雪皇舞】   另类小说 
字数:4752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他曾是一名搏击运动员,并非普通的搏击,因人类扭曲的心理而诞生出的一种项目,其名为~ 裸体搏击。比赛一旦开始便不能暂停,也不允许投降,全身赤裸的二人需打到一方昏迷才能胜利。只要参赛便可以拿到不少的报酬,大概相当于常人三个月的工资,胜者会不断的进阶,拿到更高的奖励。

  在这样的战斗中他已经赢了72场,专业的搏击训练让他在对付为了参赛金而来的家伙时得心应手,他也有过失败,不过仅有7次。他赚的足够多了,已经25岁的他开始考虑退役。还剩两场,这个赛季他只剩下最后两场比赛,他决定打好收关之战,功成名就,然后和他年轻漂亮的老婆去过幸福的生活。

  「你就是我的对手吗?」他看着眼前的小姑娘,疑惑的问道。站在他面前的小姑娘看起来只有18岁,1米6的身高在他面前就好像是儿童。「我已经习惯了以貌取人的男人了。」

  「别以为我会手下留情,这是竞技场,格斗者的天堂,只要你站在这里,我们就是公平的。」?二人脱去了身上的衣物站在擂台,「比赛开始!」他面对这个小姑娘没有过多的想法,他所要做的便是赢下比赛,可能是为了不让她受到更多的伤害,他决定一招分出胜负。听到比赛开始的瞬间,他就冲了上去,两步就来到了小女孩的面前,空翻,下劈,一气呵成。小女孩并没有躲闪,看准他下落的右腿抓了过去。「咔」腿骨与手掌碰撞发出清脆的一声,这一下小女孩的手臂应该是骨折了。

  他有些迟疑,可能没有想到这一击被女孩抗了下来。女孩借机一个侧踹,全力的踹在了他裸露的下体上。他后退了几步,嘴角微微翘起。「你叫什么名字?」「崔娜。」「有趣,崔娜,你配做我的对手。」崔娜帅气的甩了甩单马尾的长发,「你也很有趣。」?刚才那一下被崔娜硬接了下来,他意识到女孩并没有他想象的弱小,拉开了架势准备第二次进攻。他这次决定使用比较灵活的拳术,崔娜身体娇小,力道相对自己不足,那就只好通过速度来弥补,这样的话,只要几个重击,崔娜便会落败,她双手的骨折也会产生影响。这么想着,他开始慢慢的踱步,崔娜保持不动,他就这么来到了距离崔娜一米左右的位置。

  先是试探的出拳,拳头落在崔娜受伤的双臂上,能看到她紧缩缩的眉头。看来她伤的很严重,是时候了结了。

  他右臂蓄力一挥,直指崔娜小腹,没料想她原地转身,弹跳而起右脚飞踢击中他的下巴,疼痛使得他的拳头挥了个空。崔娜没有停下,落地之后右腿外摆,脚背打在了他扬起的右脸上发出清脆的响声。

  他有些重心不稳,身体开始向后倒去,左脚本能的后撤弓起这才没有摔倒,崔娜见状,原地起跳,右脚死死踩住他的脸颊,左脚跳上他的下体,将他的肉棒踩到小腹。一阵奇异的感觉传上他的心头,平衡也随之打破,被崔娜踩倒在了地上,就像是人体的冲浪板。

  该说是正常的生理反应还是强烈的刺激,他的肉棒变长了一点。

  察觉到了他下体的变化,崔娜抬起左脚将体重全部压在他的脸上,他的脸因为巨大的压强开始变形,他伸出双手抓住了崔娜的右脚试图将其移开,崔娜右脚从空中落下,径直的砸在了他的下体,将肉棒完全踩在了地上,剧痛使得他猛得弹起,双手也松开了崔娜的脚,崔娜在他的肉棒上碾踩了一圈,借助回转的惯性性性抬起右腿,将他从地上踢出两米撞在围栏上。

  这一系列连贯的动作让观众们看的瞠目结舌,短暂的安静后场外爆发出了极为热烈的欢呼声。崔娜不理会人群,看向倚靠在围栏上的他,「果然,你是最棒的。」他借助围栏慢慢的爬了起来,下体变得红肿因被踩过的地方还在隐隐作痛,因为刚才的攻击颤抖着。

  「为什么,不了结我。」他用手擦拭了嘴角的血迹,质问着崔娜。「当然是没想到你还能站起来啊。」崔娜说的很轻巧,就像是故意在挑衅他一样。「你这种人,真是恶劣。」

  「你在说什么呢,我只是在引导你正视自己的性趣。」「占了点优势就沾沾自喜,到底是女孩子。」

  「这可不像是败给女孩子脚下的人说出的话。」他吃了憋,没有办法反驳,所谓胜者为王便是这么个道理,「但是!我现在还没有输!」他突然提高了音量,为自己增添了一分信心。

  他刚才的失误很明显,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变得那么迟钝,明明从中了第一次攻击就该防守反击的,却被崔娜牵着鼻子走羞辱了一番。幸好她的体重和力量稍有不足,那一系列的攻击若是同为职业搏击的选手,他现在已经住在医院里了。

  不过没有如果,他的对手只是个女孩子,他还没输,那就还有希望。想到这里,他不禁苦笑了一下,也许是嘲笑自己的无能,竟然被一个女孩子逼到如此境界。

  在接下来的两分钟里,两个人打的有来有回,他凭借过硬的技术给崔娜造成了不小的打击,她的腋下,前胸,左腿的腿肚和两条手臂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创伤,但是崔娜是防守反击方面的天才,每次受伤,他的身上也会添一道伤痕,伤痕最多的地方还是下体,他的肉棒和蛋蛋不知道被崔娜踢了多少次,尽管他在战斗中已经极力关注她的双脚,但是先前的受伤还是让他的身体迟钝了不少。他的体力已经所剩无几,相信崔娜也是一样,他打算在下一击分出胜负。

  他屏气凝神,全身的青筋都暴露了出来,随着一声大呵,他一个箭步飞了出去,瞬间到了崔娜面前,一发扫堂腿逼着崔娜跳了起来,因为在空中人类是不能随心所欲的操纵身体的,只能硬接他的攻击。

  理论上确实是这样的,但是他后续的上勾拳却从崔娜耳边呼啸而过。发生了什么?他十分的不解,他确实瞄准崔娜跳起的地方,但是攻击却落空了,拳手的直觉告诉他现在后背全都是破绽,他极力的想收回勾拳,同时进行左拳的格挡,但是稍微慢了一步,左肋遭受了一记重踢,姗姗来迟的格挡只挡住了崔娜后续的转身双飞。

  不过现在仍然有机会,感受着手臂上传来的两下踢击,他左手后拨,右手蓄力打向崔娜,却被突如其来的第三脚踹中面门,崔娜以他的左臂作为跳板,完成了空中的连续技,他现在有些发懵,刚才那一脚有些沉重,加上对于对手动作的未知使他有些恍惚,脑中充斥着崔娜美足和橡胶地板混合的气味。

  「就那么喜欢我脚的味道嘛。」已经落地的崔娜抬起右脚踹在他正在变大的肉棒上,疼痛把他的思绪拉了回来。

  好奇怪,我什么会躺在地上?聚光灯有些晃眼,我现在在做这什么?对了,好像是裸体搏击的比赛,那我躺在这里也就是说我被打败了?他试着起身,却发现身体不受他的控制,大概已经脱力了吧。他这样想着,视野中突然出现了崔娜的身影,此刻她正抬起一条腿准备踩踏他的脸,总觉得,有那么一点兴奋呢……在观众们看来,他挨了一套空中的连续技后被落地的崔娜一脚踹倒,随后便是对他的蹂躏。

  崔娜看着呈大字型躺下的他,微微一笑,「还差一点,就快完成了。」她口中说着意义不明的话语,同时用脚不断刺激他的肉棒,另一只脚压在他的脸上,他的鼻腔、身心只剩下脚的气味。「过了这么久终于流出一点那肮脏的液体了啊。我还以为你没有这个功能呢。」崔娜的左脚加快了速度,高速的摩擦使他的肉棒不断的溢出液体,保持重心的右脚直接插在了他的嘴里,他的嘴被撑的很大,因不能开闭流出了不少口水,将崔娜右脚的前端全部打湿。

  这个状态差不多持续了两分钟,他的身体已经达到了临界状态,如果在继续下去,他的下颚可能出现断裂,肉棒也会被踩射。不过不得不说的是,他的潜意识里已经开始上瘾,上瘾这种被脚踩踏的感觉,但他还保留着一丝理性,源自男人的自尊,源自对老婆的歉意。

  他尝试攥了攥拳,没问题,他的身体还属于他自己。男人就是这样,一旦决定什么就会行动,不会犹豫,更不允许犹豫,即使他面对的是本能的性欲。
  他用力的咬紧牙关,在崔娜的脚掌留下了一排牙印,崔娜可能没有想到他的反抗,条件反射的抽出了脚,这样重量就全部集中在了他的肉棒上,射精的欲望被强硬的压了回去。他挣扎着侧过身,将崔娜甩了下去,同时借助地面与围栏艰难的站了起来。他靠在围栏上喘着粗气,下体已经可以明显看到红紫色的血丝,因为淤血显得更加肿大。

  崔娜被甩下去之后把左脚上沾到的精液在擂台上蹭了蹭,目不转睛的看着他起身。「我果然没有看错人,你真的是太棒了!」又是那种小恶魔一样轻佻的语气,她不自觉的用手指卷了卷头发,如果没和她对战过,可能还会以为她是谁家的小妹。「你的手……」他的声音十分颤抖,保持站立已经是他的极限。「啊,忘记了。」崔娜撤回了那本应骨折的手。

  「我都已经极力满足你那变态的欲望了,你还咬伤我的脚。虽然我很喜欢你,但是坏孩子还是要惩罚。」崔娜走到他面前,朝着小腿就是一脚,本就难以维持平衡的他跪了下去,崔娜对着他的膝关节用力的踢着,两边各踢了十几脚之后一个下劈将他放倒,他因为关节骨折像蛤蟆一样趴在地上,崔娜又跳上了他的左臂,右臂,直至四肢全部折断。

  观众们开始沸腾,强者蹂躏弱者,在常人看来无法接受的血腥才是这地下格斗场的魅力。他也想过会输,但是没想到会输得这么惨,而且是输在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女孩脚下。

  崔娜完成对他的摧残后开始固定他的身体,他的四肢以不可思议的角度蜷曲着,软质的围栏像藤蔓一样锁住了他的身体,他就那么被吊在半空。「这样的感觉怎么样,这种任人处置的无力感。」他没有回答,或许是无力回答,他甚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还醒着。

  崔娜开始碾踩起他的肉棒,没有了被反击的风险她显得有些肆无忌惮,先是站着踩了一阵,可能有些累了干脆直接坐在地上,用脚继续拍打。

  当他的肉棒开始溢出精液与血液的混合物时,崔娜站了起来,后退几步,助跑,飞起横踹,直奔他的下体,这一脚使得围栏剧烈的晃动起来,他想要射精的欲望也被强压了下去,接着崔娜又继续对肉棒碾踩。重复了大概三次之后,他晕厥了过去,台下的裁判想终止比赛,可下一秒他的腹部就遭到了崔娜的重击,一阵干呕之后将返上来的胃液全部吐了出去。

  「咦,好恶心,竟然吐在擂台上。」崔娜象征性的后退了两步,然后一个空翻骑上了他的脖子,他的面部和崔娜的肚脐来了个亲密接触。「啊,好痒,不要在上面吹气啊。」崔娜摽着他的脖子转了180度,骑在了他的背后。

  双脚开始在他身上游走,从胸口到乳头,再由乳头到大腿,他脆弱不堪的神经已经不能正确的传递这些刺激,崔娜就像是在玩弄一具尸体。「好像做的有些过火了,算了,尽早结束吧。」崔娜又在自言自语了,可他的意识里已经容不下任何声音。崔娜的双脚抓住了他的肉棒,用脚掌的前端上下摩擦着。十分钟过去了,他依然没有射出。「呃,坏掉了嘛,还是说不够舒服呢。」

  崔娜停下了脚上的动作并解开了围栏对他的束缚,没有了围栏的固定他带着肩上的崔娜向前倒去。「喂喂喂你不嫌恶心吗,地上那一滩都是些什么东西啊!」崔娜用力夹住他的脖子将他和自己一并向前甩去,他被甩到擂台的另一角,而崔娜站在了他的锁骨上。

  「别睡着啊!马上就结束了,你再坚持一会儿。」崔娜的神情似乎有些慌张,她用右脚把他自然下垂的肉棒按到小腹上,随后便开始了激烈的抖动,就像是过电一样痉挛。他感到体内有什么东西破碎了,一股尿意涌了上来,白色的喷泉顺着肉棒喷涌了出去,足有四米远,整个射精过程持续了5秒。他的上半身,擂台,甚至第一二排的观众席上都充斥的他的精液。

  射精之后,他的意识开始模糊,他所看到的最后景象便是崔娜沾满精液的右脚慢慢的从视野中变大。

  定他带着肩上的崔娜向前倒去。「喂喂喂你不嫌恶心吗,地上那一滩都是些什么东西啊!」崔娜用力夹住他的脖子将他和自己一并向前甩去,他被甩到擂台的另一角,而崔娜站在了他的锁骨上。「别睡着啊!马上就结束了,你再坚持一会儿。」

  崔娜的神情似乎有些慌张,她用右脚把他自然下垂的肉棒按到小腹上,随后便开始了激烈的抖动,就像是过电一样痉挛。他感到体内有什么东西破碎了,一股尿意涌了上来,白色的喷泉顺着肉棒喷涌了出去,足有四米远,整个射精过程持续了5秒。他的上半身,擂台,甚至第一二排的观众席上都充斥的他的精液。
  射精之后,他的意识开始模糊,他所看到的最后景象便是崔娜沾满精液的右脚慢慢的从视野中变大。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评论加载中..